点灯的森林

长期家教坑+阿纲本命
all27主r27不吃杂粮。
沙雕文手,希望能写好正剧
目前为止写的文都很烂,
不介意的话扩列吗baby

「等一下里包恩,未成年不能喝酒吧!」
「这是果汁噢。」
10.13 里包恩先生生日快乐!

算是生贺第二弹嘛?
图没有细化好很潦草……
这次是长大了一点的少年r!
果然还是最喜欢你们了!!!!
还请你们今年一定要结婚,拜托了!

《桜ロック》
是家教中我非常喜欢的一首ed
如果把歌词带入原著的话,会让我想起京子,想到她将会经历的离别
她真是无上温柔的女孩子
可是我却觉得最后她与阿纲会分离

没有父亲在的妈妈和阿纲的世界并不那么温馨。
一边笑着说“做好觉悟吧,亲爱的”想了解被隐瞒的一切,一边接受着拙劣的借口,甘愿为家光守着沉默无言的奈奈,她心中一定也有着无奈,忧虑,无力,坚韧,温柔的微笑后也有着巨大的不安和寂寞,和偶尔才流露出的思念和孤独
我想纲吉一定也察觉到了母亲的内心
很难想象他会选择让京子也承受这一切
这不是他想要给京子的幸福

家教相比与其他少年漫有个特点,对于主角们来说,他们通过战斗走向的不是梦想,不是胜利,不是幸福,而是更多的战斗,更大的痛苦,更多的不幸。
战斗不断扩大,对抗不断深入,他们想守护的人也逐渐更深的陷入其中。
黑曜时京子和小春是敌人威胁的理由,未来战她们已经深陷其中,必须和纲吉他们一起东躲西藏,坐立不安,甚至身陷险境,彩虹战时连奈奈也因为复仇者的袭击而陷入昏厥……十年后的主角众失去的甚至还更多,无需赘言。
如果纲吉最终选择离开他深爱的人,如果他深爱的人也接受了这一切,那绝非是残酷,只是他们都太过温柔。

感动于家教中有那么多温柔的人。
虽心有所觉,却亦作不解。

是我家糟糠sky小姐为我画的1314生贺55555
她,大概是有一百个肝吧!
其实今天因为三次有事没能写完生贺还超级难过的
但是和她聊了聊心情就逐渐放晴了
以后也不能嫌弃我的碎碎念噢!mua!

「那我们就私奔吧,Reborn。」

是1314生贺第一弹!
里包恩大人生日快乐啊啊啊!!!
他们是我初心(捂心口)
然后就是熬夜肝生贺文啦
果然今年还是最喜欢你们了555!!!

沢田纲子的受难07(主r27副all27,全员性转恶搞向)

 大家好这里阿矢ww
哈哈哈有人想到这篇还能更嘛 _(:ᗤ」ㄥ)_

好久不写手生到死
十分辣鸡的一篇orz对不起还记得这文的天使们啊!
以后还会更的(应该)
最后希望大家都能去补家教重制版啊啊他们真好!
ps.百fo点文有人点的么

依然是一点预警
       前方全员性转注意
       OOC警告
       纯粹为了搞笑的作品!(啊真的搞笑么

设定  沢田纲子,14岁的平凡少女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本人是贫乳却是个巨乳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reborn,世界第一的美女杀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拥有超规格巨乳的贫乳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山本武,运动系美少女
           校园偶像,性格天然(大概)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纲子的好友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是巨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狱寺隼人,来自意大利的银发美少女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真实身份是善用炸药的黑手党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立志成为十代目的贤内助( ?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碧洋琪(♀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原作碧洋琪设定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话说果然百合才是本作主题啊(感慨)

从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沢田家的日常开始吧w

  今天,就是我和笹川同学结婚的日子。
  纲子握紧了手里的捧花,小心翼翼地侧过头看向笹川京。教堂彩色的玻璃花窗投进浅色的阳光,照亮了那张天使般的英俊面庞。京带着温柔的微笑回望她,“怎么了,纲子?”
  “没、没什么!”纲子脸上一烫,赶紧偏过头。好险,刚才好像看到光圈了……纲子用力眨眨眼,感动的泪水依然在她的眼眶里不停地打转。
   啊啊神啊谢谢您,能做京的新娘就算现在立刻死了也值得了!
  “那你就去死吧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悠悠响起。
  “哎?!”纲子猛一转头,穿着神父装的里包恩端着枪对她亲切地挥了挥手。
  “ciao~”
  “ciao……个鬼啊!为什么你会是神父啊!”
  “竟然在自己的婚礼上大喊大叫,真是没长进的家伙啊。”里包恩像老父亲般无奈地摇摇头。
不应该是老母亲吗……等等哪边都不是吧!“你为什么会在这啊里包恩!”
  “不只是我哦。”里包恩指指纲子身后。
  “哎?”纲子战战兢兢地回头,狱寺微红的脸立刻出现在她面前。
  “十代目!狱寺隼人按照约定来成为您的妻子了!”狱寺一身隆重的白色婚纱,用闪闪发光的眼睛期待地注视着纲子。
没有吧!我们没有那种约定吧!“狱、狱寺同学,你怎么……”
  “十代目,”狱寺擦擦眼角,“不好意思,我真的是太感动了,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!”
她一把拉住纲子的手,“十代目,狱寺隼人的性命就托付给您了!”
  等等,你说的应该是“幸福”不是“性命”吧?话说无论哪边都不要托付给我啊喂!
  “哈哈哈,你们是在玩新娘游戏吗。”山本也穿着婚纱走出来,朝纲子挥挥手里的百合捧花。
  “哟,纲子~”
  “山本!为什么你也穿着婚纱啊!”
  “哎?当然是因为今天是我们的婚礼啊。”山本不好意思地笑着摸摸头,“不用担心,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,纲子。”
  不你就很让人担心啊山本!而且这根本不是我们的婚礼吧!
  “就是啊,这应该是我和十代目的婚礼才对!”
狱寺你说的也不对啊!这里就没有一个正常人吗!
  “可是,”山本一脸遗憾地看看狱寺,叹气说:“狱寺你太瘦了,不是纲子喜欢的类型吧?”
  “咦——”纲子脸一热,“山本你在说什么啊!”为什么山本会知道我……
  “我啊,从很早之前就察觉到了哦?”山本拉着纲子的手往怀里一拉,笑着说:“你放心吧狱寺,我一定会照顾好纲子的。”
  “可恶,你这胸大无脑的花瓶少得意忘形了!我绝对会用新菜谱超过你的!”狱寺从裙摆下掏出炸药。
  “哎?可是这种事还是要看先天条件的吧?”
  “吵死了,快把十代目还给我!”
  “那、那个,笹川君你听我解释,她们不是……”纲子急忙泪眼汪汪地看着在一旁沉默的笹川。
  “沢田同学真是受欢迎呢。”笹川京转过头来,温柔地微笑着对纲子说,“我很高兴哦。”
  笹川君你也太天然了吧!拜托你不要这么简单就接受这种展开啊!纲子欲哭无泪。不过幸好笹川君听不懂她们的话,只有被他当成变态什么的我绝对不要——
  “呐呐,蓝波大小姐也要跟蠢纲一起玩!”
  “蠢牛出来捣什么乱啊,不准妨碍我和十代目!”
  “哼哼,蓝波大小姐长大后可是超强的,不像狱寺是万年搓衣板!”
  “你说什么!”
  “哈哈哈,狱寺你不要跟她生气啦,毕竟蓝波也是我和纲子的妹妹嘛。”
  “少套近乎了棒球笨蛋,我才是十代目的左右手兼妻子简称就是贤内助啊!”
  “蠢纲是蓝波小姐的新娘子啦……”
  “啊你们烦死了!话说女孩子和女孩子怎么可能会结婚嘛!”而且我才不想跟你们结婚啊!纲子崩溃地捂住脸,喉咙哽咽。明明终于可以跟笹川同学在一起了……
  “只要不是女孩子就没关系了吗?”里包恩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  “哎?什么?”纲子疑惑地望向里包恩。
  “如果不是女性你就能接受了吗?”里包恩轻轻抚摸着列恩的背,冲纲子诡秘地微微一笑。“那要不要跟我结婚呢?”
  “什、什么意思……”纲子不禁打了个寒颤,头皮一阵发麻。“里包恩你不是……”
  “我其实是男人噢。”她无辜地嘟嘟嘴。
  果然你是个男人吗?!纲子感觉腿有点发软,她脸色苍白地看着里包恩。“那、那你的胸部是……”
  “嗯?”里包恩无奈摇头,“笨蛋果然是无药可救,这么大的胸部怎么可能是真的。”
  “那那那那那是……”
  里包恩微微一笑,从神父服中掏出两团绿色。
  “是西瓜噢~”
  是西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

 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纲子大喊着从床上猛地坐直起来。
  “哎?”我、我是在做梦?纲子茫然地看着黑漆漆的房间。刚才好像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……
  “吵死了!”里包恩不耐的声音从身边幽幽飘出来,她抬起手,一把抓住纲子的头往床沿上用力一撞。
  “砰——”
  ……
  ……
  “早上好小纲,今天你起的好早呢。”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,奈奈从厨房探身出来,“啊呀,你的头怎么了?”
  “早上好妈妈……”纲子试着摸摸头顶那个大包,立刻疼得抽了一口凉气。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早上一起来头上就起了个包,生生把她疼醒了。
  而且,昨晚她好像做了个不得了的梦……
  里包恩坐在餐桌前轻啜一口咖啡,注意着纲子不断变化的表情,不知在想什么。
  “早上好,十代目!”纲子刚一出门,就看到狱寺等在门口。
  “狱寺同学?”
  “是,今天我出门早,就想到处走走,不知不觉就走到这来了。”狱寺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  “哟,纲子!”山本边用毛巾擦着脖子上的汗,边向纲子她们走来。“真巧啊,狱寺也在。”
  “山本,早、早上好!”纲子看了一眼山本,便忙偏过头。山本同学,果然很漂亮啊……
  “嘁,你怎么也在这。”狱寺不满地撇撇嘴。
  “晨练啦晨练,”山本笑着一搭纲子的肩,“呐纲子,今天家政课做的蛋糕给我吃吧,我的也给你。”
  “咦?好,好啊……”
  “喂我说,棒球笨蛋你根本不会做蛋糕吧,怎么能做给十代目吃。”狱寺把山本的手从纲子肩上拨开,“还请十代目尝尝我做的蛋糕,我为此专门做过新娘修行的!”
  听到狱寺的话,纲子不知为何打了个寒颤。“嗯、嗯,好的!”
  话说你为什么要做新娘修行啊!
  制作蛋糕的步骤并不复杂,但对日常废柴的沢田纲子来说却是个难题。
  看起来好难啊……她皱眉看着黑板上的步骤,慢吞吞地开始做准备。“嗯,要把蛋清打成泡沫……”她拿着两根筷子,在小碗里用力搅动,一不小心就把蛋清溅到了领口上。
  “哇啊!”
  抬头看到这一幕,一旁的笹川京看看纲子说:“纲子,需要帮忙吗?”
  “哎?不、不用!我自己可以的!”哇好丢人,竟然被笹川君看到了!
  “让我看看。”山本探过头来,“你这么打不对啦纲子,我来教你。”说着,她放下手里的东西,从背后抱着纲子,握住她的手开始打蛋清。
  “喏,打蛋清的时候用三根筷子,一开始不能打得太快,要用手腕发力,就像这样。”
  “嗯、嗯我明白了!那个,山本我自己来就可以……”纲子向前紧挺着背,脸上一阵烧热。
  “哎,可以了吗?哈哈哈纲子你学的很快呢。”
  “可以了可以了……”所以拜托你不要紧贴着我啊山本!
  “喂,你这家伙不要趁机对十代目动手动脚的!”狱寺拉开山本,“这种费时费力的活就要用机器嘛,机器。”说着,狱寺从围裙中间的口袋里拿出半截机器手臂。
  “这是我为十代目特意改造的打蛋器,请您试试看!”
  “打蛋器?”为什么做成了手的形状啊,难道要用机器手指在蛋清里搅吗……
  “请让我为十代目演示一下。”狱寺用机器手抓住纲子的手,接着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遥控器。“现在制造调整打蛋器的数据,它就可以带着您的手打出完美的泡沫来了!”
  哎?那不还是要用手打吗?纲子疑惑地看着狱寺。
  “等一下,为什么不直接用机器打,还要操纵人手来打鸡蛋呢?”山本问。
  “当、当然是因为……”狱寺脸上一红,激动地握了握拳,“因为只有十代目亲手打出来的鸡蛋才是最完美的鸡蛋啊……”
  “噢!”山本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,认同地点了点头。“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我也想吃到纲子亲手打出的鸡蛋啊。”
  “没错!”狱寺期待地看着纲子,“十代目,用了这个机器,原本半个小时才能打好的鸡蛋只要二十九分钟就可以了哦!”
  听起来还是很累啊,而且只减少了一分钟真的有什么意义吗……纲子无奈地看着狱寺和山本,叹了口气。不过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想吃她亲手做的东西呢,以前家政课上做的菜没有人可以分,只能自己吃掉。
  “那,那就试试看吧!”纲子说。
  “是!我马上帮您调整数据!”狱寺兴奋地说,“只要从这里把手腕调成合适的角度,再调整旋转的频率……”
  “哇啊!疼疼疼疼……”纲子手腕被机器手一掰,整个手臂都被拗过去,抽筋似的疼。
  “啊不好意思十代目,我再调一下!”
  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
  “纲子?!”
  “万分抱歉十代目——!!!”
  ……
  “终、终于完成了……”纲子看着从烤箱里端出来的蛋糕胚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“接下来就剩裱花了吧?”
  不知道笹川同学喜欢吃什么样的蛋糕呢……纲子偷偷看向笹川京的方向,对方正皱着眉头,用白奶油认真地在蛋糕上面画着什么。
  如果可以的话,真想让笹川君也尝尝我做的蛋糕啊,可是有那么多女生给他送蛋糕……纲子叹口气,开始往蛋糕上抹奶油。
  “纲子已经想好做什么蛋糕了吗?”山本搭着纲子的肩凑过来。
  “还没有,山本你呢?”
  “哈哈哈,我已经做好了噢。”山本端出一盘精美的寿司卷。
  “咦?这不是寿司吗?”这大米和海苔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!
  “是啊,因为我一直在家里的寿司店帮忙,所以变得无论做什么菜都会做成寿司了。”山本自豪地说。
  这根本就是超能力吧!话说我身边最后一个正常的朋友也要沦陷了吗?!
  “你那根本算不上蛋糕吧,我这个才算是包含了满满心意的蛋糕。”狱寺把一个裱花精美的巧克力蛋糕郑重地举到纲子面前,蛋糕上用奶油写着“狱寺隼人永远追随十代目❤”。
  “十代目,请您务必尝一下我的蛋糕吧!”
  “不用这样啦狱寺!”好、好难为情!话说那个❤是什么啊!
  “嘛,纲子也来尝尝我做的的寿司吧。”山本用筷子夹了一个,递到纲子嘴边,“来张嘴,啊~”
  “可恶,都说了不要对十代目动手动脚的啊!”
教室外的碧洋琪听着里面的吵闹声,微微一笑。
  “我一向认为,人可以为了爱付出一切。”她透过窗户看着教室里的情景。“那就让我看看你的爱有多强大吧,彭格列十代目。”

  “那个,沢田同学。”笹川京走到她们身边。
  “咦?笹、笹川君?!”
  “要不要尝尝我做的蛋糕,啊,虽然可能不太好吃……”京端着一碟草莓蛋糕对纲子说。
  “当、当然!谢谢你笹川同学!”我,这是在做梦吗……看着笹川京温柔的笑容,纲子的心一顿狂跳。啊啊神啊上帝啊不管是谁真是太感谢你了!
正当纲子想去接蛋糕时,突然注意到躲在他身后的碧洋琪。碧洋琪冲她一笑,一晃手就把笹川手中的蛋糕变成了有毒料理。
  “女人所拥有的最强大的武器,一个是眼泪,另一个就是爱。”碧洋琪感慨道,“所以彭格列十代目,为了你的爱,快把蛋糕吃下去吧!”
   才不会吃呢好吗!纲子欲哭无泪地看着面前的蛋糕,胃里一阵翻腾。
   话说你们真的没有注意到碧洋琪晃来晃去的吗。
  “沢田同学不喜欢吃草莓蛋糕吗?”笹川有点失落地看着纲子。
  “不不不!绝对没有!”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啊笹川君!纲子低下头,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,“那个,是、是因为我最近在减肥……”
  “十代目原来在减肥吗!我竟然没有察觉到,还做了这么甜的蛋糕,真是太失礼了!”狱寺沮丧地低下头。“这样一来就不能请您品尝我做的蛋糕了……”
  “不不不不,其实吃点蛋糕也没什么关系啦!”狱寺同学你就不要跟着添乱了嘛!一看到狱寺垂头丧气的样子,纲子马上就慌乱无措了。
  “哈哈哈,要我说纲子就是太瘦了,应该多吃点才对嘛。”山本笑道,“来吃寿司吧,寿司可是世界上最健康的食物噢。”
  不,肯定不是吧,纲子无奈地想。
  “肯定不是吧!”狱寺吐槽道,转而对纲子说:“既然十代目觉得没关系,就请您品尝我的蛋糕吧!”
  “原来是这样,我还以为是沢田同学不喜欢草莓呢。”笹川京安心地笑笑,“那就请也尝一下我的蛋糕吧。”
    拒、拒绝不了啊——纲子的手微微颤抖着接过笹川递过来的蛋糕。果然最后还是要吃吗?话说为什么一场普通的家政课会演变成这种绕不开的必死结局啊!
  “既然这样你就抱着必死的决心吃吧。”里包恩端着列恩变成的狙击枪,瞄准了纲子的后脑勺。
  “复活——!!!抱着必死的决心吃掉大家的蛋糕!”
  “没有出场机会我也很寂寞啊。”里包恩微微一笑,今天的内衣是粉色的呢,嘛,虽说我早就知道就是了。
  
  “完了,完了,我已经没脸再去见笹川君了——”纲子抱着膝盖在床角碎碎念道。
  “别一副丧家犬的样子,”里包恩坐在书桌前翻动着纲子的作业本,“有空胡思乱想,不如反省一下自己为什么连小学的题目都做不出来。”
  “是啦,反正我就是笨嘛……”纲子沮丧地把脸埋进手臂里。
  “嗯,吃糖太多确实会影响智力。”里包恩笑道,“那为了帮助你学习,从今天开始你再也不用吃蛋糕了。”
  “哎?这跟蛋糕有什么关系嘛……”
  “啊,寿司也不用吃了。”
  “哎?!”
  所以说,没有出场机会我也是很寂寞啊,蠢纲。

PS.之后被沢田纲子强大的“爱的力量”震撼到的碧洋琪自愿成为了纲子的美术和家政老师。
  “但是我愚蠢的欧豆豆是不会让给这种脚踏n条船的女人的。”本人如是说。

   果然今天的沢田纲子也在受难中啊。

高烧不退(6927only 短篇甜)

中秋快乐w虽然已经过了
突如其来的短篇,情节极其无脑
这就是个五仁月饼。

设定 24岁实习医生骸×23岁普通职员纲吉
      两人都是普通人,非原作背景

     现在是晚上十点二十三分。六道骸把自己紧裹在被子里,半躺在沙发上。电视里正在重播今天的新闻,女主播干瘪的红嘴唇机械地一开一合,间或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。空洞的语言粘稠地从屏幕上流下来,一碰到房间里湿冷的空气就凝固在地板上。
     骸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,但什么也没看进去。他从被子里勉强抽出手来,拿起身旁的遥控器,开始不停地换频道。五颜六色的电视节目飞快地从眼前掠过,看起来都乏味不堪。
     十点二十五。他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无端地有些烦躁起来。
    “喵——”一只橘黄色皮毛的小猫从房间里走出来。它冲着骸细细地叫了两声,便过去蹭他的手。
看到它,骸的脸色缓和了一些。这是纲吉搬来后不久捡到的猫,名叫纳兹。当时看着它湿漉漉地在纲吉怀里缩成一小团的样子,骸犹豫再三,到底还是没提公寓里不许养动物的事。于是纳兹就顺理成章地成了纲吉的猫。
     骸扔掉手里的遥控器,随手摸了摸那颗毛茸茸的脑袋。连你都比你的主人识趣,他无奈地想。之后,他从被子下面摸出手机,开始逐条查看消息。
「库洛姆:骸先生今天在诊所时面色就不太好呢,是不是生病了?(22:10)」
     看到库洛姆的消息,骸露出微笑。
「六道骸:没有噢,不用担心。(22:26)」
「库洛姆:是吗,那就好,请您一定要注意身体。(22:26)」
「库洛姆:沢田先生已经回去了吗?(22:26)」
     提到沢田纲吉,六道骸的心情突然又沉了下去。他不太高兴地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,才回消息。
「六道骸:还没有,为什么这么问呢?(22:27)」
「库洛姆:因为骸先生不怎么会照顾自己吧,我想如果有沢田先生在的话就安心多了。(22:28)」
    骸不禁失笑,大概也只有库洛姆会跟他这么说话了。不过,他和沢田纲吉看起来是那么好的关系吗?
    六道骸和沢田纲吉在小学曾是同班同学。虽说从小认识,但这两人并无交集,只是恰好知道对方名字的陌生人罢了。
    “沢田你走开啦,笨蛋细菌要是传染给我们怎么办。”
    “哎?”一被这样说,沢田纲吉就会变得慌乱无措。“不、不会的……”
    “算了算了,你也不要太欺负他嘛。”
    “什么啊,你明明也不想跟他一起吧。”
     对于那时候的纲吉所经历的事情,骸一直视若无睹。没有关心的理由,没有伸出援手的理由,骸自顾自地合上书。
    “回去吧。”他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,看着窗外大雨瓢泼,自言自语地说。
     出身福利院、性格孤僻的六道骸,和单亲家庭、天生废柴的沢田纲吉,两人除了被人疏远之外毫无共同之处。
     毕业之后六道骸去了隔壁市的黑曜中学,沢田纲吉升入并盛中,两人从此再无关系。
    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。
    “咔哒”听到门锁被转动的声音,六道骸马上醒了过来,觉得头越发痛了。
     我睡着了吗……他侧过头看看被压住的被角,纳兹正蜷起身子在上面打盹。骸抬手轻轻揉了揉太阳穴,又看了一眼挂钟。十一点三十八分,他不悦地想。沢田纲吉开门进来,带进一身深秋潮湿的寒意。
    “骸?你还没睡吗?”说着,纲吉将手里的包放在一边,脱下外套随手挂在衣帽架上。他穿着一件驼色的高领毛衣,看起来并不相称。“今天真的好冷啊,你明天也得多穿点才行。”
    “喵——”纳兹醒过来,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
    “啊,纳兹也在啊。”似乎没有注意到那紧盯着自己的阴沉目光,纲吉一边往手上哈着气,一边径直在骸身边坐下来,将猫抱到自己的膝盖上。
    “《东京爱情故事》?第一次见你看电视剧呢。”纲吉微笑着摸了摸自己冻得发涩的鼻头。听到纲吉的话,骸愣了一下,才发觉不知何时他将频道换到了这里。他有点懊恼地拿起遥控器关上电视,将被子拉紧了点。
    “骸?你没事吧。”
    骸没有回答,他觉得头变得特别重,身上一阵阵地发凉,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本来是每天固定10点睡觉的他,今天却就这样不吃药也不喝水,无端地一直熬到现在,他自己都觉得这样恶俗得可怕。看来我还真是病了,骸自嘲地想。
    真是久违了。
    突然,一直凉凉的手覆上他烧热的额头,过多的热量顺着紧贴的皮肤迅速流失。纲吉的脸猛地凑上来,那双紧张的棕色眼睛撞得骸心里一震。“骸!你发烧了!”他惊呼道。
    “……是吗。”骸冷漠地回应道。
    看到他这幅无所谓的样子,纲吉觉得又好气又担心,“先等一下,我去给你找药。”
    骸偏过头去,没有说话。纳兹顺从地跳下纲吉的膝盖,在一旁坐下。纲吉匆匆跑进里屋去,翻箱倒柜了好一阵子。骸不自觉地缩了缩身子,盯着电视那黑色的屏幕发呆,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去理会沢田纲吉。可当听到对方卧室里第三次传来打碎玻璃的声音时,他终于忍不住提醒道:“药在你书桌左边第二个柜子里……只拿蓝白色盒子的就好。”
    想起库洛姆发来的消息,骸就又一阵头疼。到底是谁在照顾谁啊,他无奈地想。
    吃过药后,纲吉又跑到厨房说要煮面。虽然熬夜和吃夜宵都不在骸的日程表上,而且他也很怀疑纲吉的做饭水平,但却没有阻止纲吉的行动。
    骸看着新烧开的水在玻璃杯里热到刚好,白色的水汽凝结在杯壁上,细密的水珠慢慢地顺着滑下来。自从小学毕业之后,他跟沢田纲吉已经有十多年没见了。直到一年前纲吉误进了他的诊所,他才知道对方也来了东京。两人之后互相留了号码,事情也仅仅到此为止了。
    那么,自己为什么会主动邀请他搬来跟自己同住呢?骸不自觉地想着。只是同住倒也罢了,可为什么前天会突然跟沢田纲吉告白,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。
    他还是第一次做出这种难以自圆其说的行为。骸叹口气,即使没有过爱慕他人的经验,他也清楚自己并非同性恋者。
    而且退一万步,就算自己真是,也完全没有喜欢沢田纲吉的理由。骸看着厨房里那人的身影,皱起眉头。长相勉强算是清秀,性格懦弱优柔寡断,无论脑力还是体力都一无是处……甚至连运气也不好。
   “哇啊好烫——”厨房传来了意料之中的惨叫声。骸无比淡然地啜了一口热水,对纲吉的境况置若罔闻,可嘴角不禁微微上扬。究竟自己为什么会在意这种人,真是想不明白。
    可最令骸懊恼的不是他自己的异常,而是沢田纲吉一直没有给他明确的答复。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过一样,骸看着表,十一点五十三。
    所以他们现在算是什么关系呢?骸不由地暗自对自己这种思春期少女般无聊的想法冷嘲热讽一番,但心却逐渐沉了下去。
   “面煮好啦。”说着,纲吉从厨房里端出一大碗面,两颗黄澄澄的荷包蛋和粉色的培根肉片盖在热气腾腾的面汤上,一撮鲜嫩的青葱点缀着软滑的白面条,更显得整碗面卖相喜人。
   “你今天晚上又没吃饭吧。”纲吉在骸惊讶的目光中将面放到桌子上,“明明是个医生,自己发烧了还不吃药。”
   “喏,筷子。”纲吉将筷子塞给骸,“吃完就快去睡觉吧,睡醒了烧就会退了。”
    骸看着那碗面失笑道:“原来你还会做饭?”因为两人工作都很忙,所以很少有机会在家里吃饭。
    “只是还算会煮面而已,”纲吉不好意思道,他在骸身边坐下。“我不知道你的口味,你先尝尝。”
    骸愣了半晌,便开始吃起面来。暖融融的汤汁顺着面流进胃里,让他身上开始暖和起来。
    纲吉又把猫抱起来,一边摸着它的背,一边转过脸去看着骸。“真是的,明明很容易发烧就好好照顾自己啊……”他自言自语般地叹息道。
    这一刻,六道骸忽然回忆起他们小学时唯一的一次对话。
    在那个雨天,他没有带伞,于是就打算直接一路跑回福利院去。可刚跑了几步,身后便传来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。“六道同学!六道同学!”
    “六道骸同学!”骸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看去,用身体护着书包站在大雨中。
    “哈、哈……”身后的纲吉大口喘着气,加快速度跑到骸身边,将伞举到他头上。“这样会感冒的!”纲吉看着全身湿透的骸说。
    “哎?”骸一脸茫然,似乎没有理解眼前发生的事。
    “啊,那个,”看到他的表情,纲吉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突兀,不禁害羞起来。“因为刚才看到你没有带伞就跑出去,所以就追来了……”
     就为了这个?骸看着对方因为跑动而淋湿的衣服和被水溅得脏兮兮的鞋子。
    “六道同学为什么要直接冲出去呢,就算没有带伞,也可以跟其他同学一起——”
    “不用了!”骸打断了他的话。
    “哎?”
     骸正迎上纲吉的眼睛,觉得脸上一热,一时头晕得厉害,便不管不顾地丢下纲吉逃走了。这家伙,绝对是笨蛋,他对自己说。当天晚上他便高烧不退,连请了一周的假。
     其实并不是很容易发烧,骸默默地想,只是到目前为止仅有的几次发烧都是因为你而已。但是他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。
     纲吉拾起骸随手扔在沙发上的遥控器,打开电视正听到《东京爱情故事》的片尾曲。
    “……让我无法向你表白爱意”
    “雨快停了 在这个只属于你我的黄昏”
    “在那天 在那时 在那地方,如果不曾与你邂逅,我们将永远是陌路人……”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 “骸。”
    “嗯?”
    “今晚的月色好像特别好呢。”纲吉没有看骸,抱着遥控器自顾自地笑起来。
     “……是吗。”骸低头捧着水杯,不由微笑。他那场漫长的高烧,似乎是不会退了。

    “以后不准再跟你们公司那个白毛出去喝酒了。”
    “你是说杰索先生?我们只是在谈工作而已,而且他是我老板嘛。”
    “……反正就是不行。”

「海窗」

是给 @魏长灯 的5927~
没想到真的有天使扩列我还说想看我画图哈哈哈
万分感谢啦,糙图勿怪

还没码完字,我就是想说,
家教回b站了好开心(`・ω・´)
我要滚回去补番。
我欠了好多文噢。

「扣子,扣好了吗……」

灵感是官方那张1827满天飞樱花的图
他们还能再乙女一点吗??!
瞎画,反正没有构图,没有人体,啥也不会……算是喂自己一口大腿肉吧orz
画画太难,想码字了。